47菌

摸鱼
心血来潮型写手 喜欢的西皮有很多
谢谢每一位小可爱的关注~(๑´∀`๑)

【忘忧】一个吻

#一个吻
*鹅童节的一块小甜饼*٩(๑´∀`๑)ง*
*一个日常
*我爱忘忧!!ooc是我滴

===========

其实老王很纠结六一要送自家小朋友什么礼物。

忽悠家里没有过六一的习惯,除了在学校里有的仅有的几场儿童节活动,基本上不会有任何庆祝的形式。但自从他有了这一群粉丝以后,每年的六一他都会收到很多祝福和礼物,作为大龄儿童,他感到很开心。

老王想了很久,虽然他送什么礼物忽悠都会很开心,但他还是想在今年的儿童节送一点特别的、值得纪念的东西。

倒不如说,每次有什么节日,老王都想方设法地送一些特别的东西。游戏盘一买就是好几张,数码产品家里也堆了一堆,好吃的饭菜也做了好几桌,这些事情都是宠着对方的日常,不算什么特别的礼物。

和忽悠在一起的每一天,老王都觉得无比幸福。时间如流水一般过去了,他和忽悠经历过相互告白之后搞起了地下恋情,由于老王还没毕业,所以俩人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就显得异常的珍贵。

不过在忽悠眼中,老王大概就是最好最特别的礼物了。于是老王专程从加拿大赶回来陪自己的宝贝过六一。

所以老王决定实行“不可以先洗澡先吃饭必须先吃我”的计划。

今晚老王陪着忽悠去外面买了一件T恤,回来以后忽悠就直接去直播了。老王先去刷了个牙,然后又喷上新买的荔枝味的口气清新剂,吧唧了两下嘴,嗯,很甜的味道,还不错。

希望忽悠会喜欢。

老王又梳了头发,换了西装,决定今天晚上一定要把忽悠迷的神魂颠倒。

下播以后,忽悠揉了揉眉心,眼中尽是疲惫,嗓子也不是很舒服。喝了两口水,他打算马上洗澡上床睡觉了。

结果一打开门,就看到老王嘴角噙着笑,拿着一大束玫瑰花站着房间门口,眼中满含的是忽悠所谙熟的一种深切情感。

爱情啊,兄弟。

忽悠也是个男人,看到老王西装革履的样子简直想把他拖到床上这样那样,但事实上他也只能想想了,因为往往都是他被这样那样……

咽了口口水,这样的老王,实在是太帅了。本来人长得就好看,再加上身高腿长,忽悠总有种这人下一秒就要跪下来求婚的感觉。

不过忽某人怎么会承认呢,他明明才是最帅的人。

“宝贝。儿童节快乐。”老王低沉的嗓音一响起,忽悠的脸就烫的不行。他实在不会应付这种环节,无论经历多少次,都会害羞。

“你这是儿童节的打扮吗?!儿童节哪有你这样的,小朋友看了都觉得你凶凶,人家怕怕。”正装的男人总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忽悠很享受,毕竟难得一见,还是自己的男朋友。

“我是儿童节的礼物。还有这个也是。”老王从背后掏出一只小熊,这是他前几个晚上日夜兼程的成果,因为是第一次缝制,所以样貌有些丑,歪歪斜斜的线让忽悠不小心笑出声。

“噗...好丑啊!什么鬼玩意!”一边笑却一边把熊接过来抱在怀里,抱得紧紧的。

“虽然今天是儿童节,但是我想我们要用成年人的方式来过一下这个儿童节。”老王把玫瑰花放在一旁,缓缓地靠近了忽悠,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吻上了对方的嘴唇。

忽悠的嘴唇很软,很薄,俗话说薄唇的人薄情,老王觉得说出这句话的人一定是瞎bb。明明游戏技术这么好,这么可爱,做事情这么认真,这么帅气,这么坚强...忽悠身上的优点,多到老王数不清。

也许是粉丝、情人滤镜,但是老王才不管那些,反正忽悠是他一个人的小王子,心中满满当当全是忽悠的好。

他是忽悠的骑士,虽然不能什么事都帮他解决,但至少要好好保护他。主播这个行业,危险因素是存在的,被扒被往黑的不在少数。老王作为粉丝之一,也是忽悠最亲近的人之一,他想好好的跟着忽悠,跟他一辈子。

就像两个人第一次在游戏里见面那样跟着他。流弹也好,轰炸也罢,有什么好怕的呢。

老王伸出舌头,描摹着忽悠的唇瓣,把对方有些干涸的嘴舔得湿漉漉的。缓缓地挑开忽悠的嘴唇,从虎牙开始慢慢深入,捉住对方的舌头开始交缠。忽悠起初还有些躲闪,直到老王抱住忽悠的腰肢,含着对方的舌头不断吸吮,发出声响。

亲吻是最好传递感情的,忽悠脑子晕晕乎乎的,闭上眼睛,感受到的全是眼前这个人的柔情。这个吻慢慢开始变味,老王的亲吻越来越用力,直到忽悠有些缺氧,“唔唔”的大叫,老王才松开了他,不想这么快就擦枪走火。

“宝贝怎么还不会在亲亲的时候呼吸。”老王靠近忽悠的耳朵,低低地笑了一声。
“...靠!你吻技那么好,是不是找过人练习了!”忽悠还没喘过气来,脸上红扑扑的。
“这个我发誓,真的没有。”老王忽然认真起来,“这些,都是认识你之后才认真去学习的,你也是我第一个练习对象。”
“因为喜欢你,所以想让你舒服。”
“以后,也不会有别的对象可以练习了。”

“我想,余生可以吻的,只有你一个。”

忽悠的眼泪,终于还是止不住。他抱紧了眼前的人,好多年了,从未像今天这么幸福和开心过。

“狗贼!”
“嗯?”

忽悠深吸了一口气。
“我!以后!也只让你一个人亲!”

老王笑了一下。
“嗯。”

客厅里的暖色灯光洒在两人拥抱的身影上,玫瑰花中的戒指闪闪发光。

忽悠趴在老王的肩膀上偷偷笑了。

今晚的狗贼还是荔枝味的,真好吃。

END.

===============
祝大家儿童节快乐!
以后的每一天都要开心(。>∀<。)
忘忧真是太棒了
齁甜的糖 希望泥萌可以喜欢~

【忘忧】可乐味的我你要吗(下)

#可乐味的我你要吗(下)
*:我们是谁?
:忘忧女孩/男孩!
: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甜!甜!!甜!!!
*一个脑洞,一块甜饼
*就是tm想看他们谈恋爱!
*我爱忘忧!ooc是我滴

============

第二天早上五点,忽悠爬起来,抱着枕头回了自己的房间。

外头还是灰蒙蒙的一片,偶尔传来远处汽车开过的轮胎摩擦声。他拿起手机刷微博,刷着刷着就点开了老王的微博。

老王的微博关注了很多情感博主,忽悠之前因为这件事还开玩笑说老王是个心理年龄40岁的中年男子,还是秃头的那种,老看这种七七八八的东西。

现在戳进去看,都是有关一些小情侣之间如何相处的,有些文艺过头了,让忽悠很不自在。他不爱看这种东西,但是他很想看看老王平时看的都是些什么。

忽悠不断将屏幕往下滑,越滑越快。直到看到一条叫做“土味情话”的文章,他点了进去。
“你知道我的缺点是什么吗?是缺点你。”
“我是九你是三,除了你还是你。”
“猜猜我的心在哪边?”“左边。”“错了,在你那边。”
……

忽悠抖了一抖,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可他一想到老王用那双透亮的眼睛看着他,带着款款柔情,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就酥了半边身。

此时此刻忽悠恨透了自己的声控属性。

还有那个吻。忽悠不自觉地轻轻碰了碰老王亲吻他的地方,好像……热热的。老王为什么要亲他?是不小心?是做梦?还是……

还是,他也喜欢我?

忽悠害羞得不行,因为最后一个想法又不禁激动起来,双腿不安分地乱踹,结果一蹬,就和床板“咣当”一声来了个亲密接触。他一瞬间安静下来,不敢动作,直到听到老王房间没有动静以后,才捂着头皱起了眉头。

药箱放在客厅茶几的抽屉里,忽悠走出去,打开了夜灯,却被角落里突然闪现的人影吓得跌坐在地上。人影从阴暗的角落里走出来,老王看到他惊魂未定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走过去把人拉起来,捏了捏他的脸,却发现对方的脸色不怎么好。

“怎么了宝贝?真吓出毛病了?”老王脸色凝重起来,开始左右查看起忽悠。忽悠摇了摇头,说,“……不小心撞到头了。”他指了指脑后的地方,老王伸出手碰了碰,忽悠“嘶”地一声,那个地方很明显地肿起了一大块。

“对不起,我给你上药。”老王愧疚得不行,以为忽悠是刚才吓到才磕到的头。
“不是不是……不是因为你,”其实确实是因为你……“我刚才在房间磕到床板了。”
“所以刚才那么大的声音,是你磕到床板了?”老王打开灯,撩开忽悠后脑勺的头发,一点一点地抹上药膏。忽悠点了点头,然后再没说话。

“很疼?”
“其实也还好...不过你怎么醒了?隔音效果有这么差的嘛...”
“我要是没醒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告诉我?磕出个脑震荡怎么办?有什么事不用总是自己扛着,我在呢。”
老王有些生气忽悠不把自己的伤当回事,但看到忽悠的脸色由于疼痛有些苍白,又觉得很心疼,拿了一杯水给他喝以后,试着抱住了忽悠。见到忽悠没有拒绝,他轻轻拍打着对方的背,说,“不哭不哭,痛痛飞走。”

忽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哄小孩儿呐?”
“你可不就是小朋友么。被我宠的那种。”
“我比你大!”
“大吗?我八倍鸡儿,要不要试试?”
“杀了你狗贼!”

老王让忽悠回去再睡会,忽悠不想,说怕脑袋疼,于是两个人就在客厅看起了电影。忽悠本来就没睡着,结果电影看到一半就进入了梦乡。老王抱起忽悠,虽然有些吃力,但为了不把人吵醒,他小心翼翼地把人放在床上,又找了个不会碰到伤口的角度把他塞进被窝里,掖好被子,回房间换了身衣服。

临近出门的时候,老王想了想,又拿上了鞋柜上的备用钥匙。

忽悠醒来的时候是早上九点,他下意识摸了摸伤口,已经不那么疼了。走出房间看到茶几上压着的纸条写着,“我回家一趟,你在家好好休息,早餐给你放桌上了,豆浆要热一下才能喝。刚才拿了你的钥匙,不好意思,我给你放回去了。”

他不是在沙发上睡着了吗?

老王怎么把他弄到床上去的?

不会吧...忽悠捂住半边脸蹲在地上,捏着纸条,看着老王秀气的字体,脸红的不行。

感觉一扯上这个人,忽悠就心跳加速到快死了一样。

看到餐桌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的豆浆油条葱油饼,用盘子装好又用保鲜膜覆盖起来,忽悠觉得开心得不行,这种有人准备早餐的日子早已不知道隔了多少年才重见了。赶快梳洗好以后,忽悠打开手机,拍了自己早餐的照片发了条微博,配字“今日份快乐~”不到一分钟,立马有了几十条评论,全是清一色的“难得”。

我有这么懒吗...也许是平时自己吃早餐的时候不发而已啊。不过想想,好像也没几次。要是今后的日子里都有老王的话,天天早起也不为过啊。

不过也只是想想罢了。

忽悠叹了口气,尽量不让自己去想这么悲伤的话题。

吃完早餐,玩着手机打发时间,到了中午的时候,老王依旧没有回来。忽悠打开微信,点开置顶的聊天框,一边往回翻聊天记录,一边在那里傻兮兮地笑。全是老王平时关心他的话,他觉得心里头美滋滋的。

果然,喜欢的人都是不一样的。以前看到情侣天天黏在一起,忽悠都觉得不是特别理解。结果对象轮到自己了,尽管只是单恋,就算没有那么多话说,也想要那人一直在自己身边。看到和他有关的一切,也会觉得很开心。

十二点的时候,忽悠给老王发了条消息。
“你中午不回来吃饭啦?那我叫外卖啦。”
“不叫麻辣烫,我叫个米饭。”

等到外卖来的时候,老王还是没有回他。忽悠心想,我生气了,我决定今天都不理老王。

一个小时以后,忽悠掏出手机来看消息。
两个小时,忽悠给老王打了三个电话。
……
忽悠有些担心起来,但是想着他是回家,应该不会有什么事。说不定只是陪着家人,所以不拿手机呢。

可是他也不该一句都不说啊。忽悠有些难过。

晚上直播的时候忽悠显得有些心神不宁,有弹幕机智点大概猜出了什么,都是一些安慰的话。感谢了几句,开局打了几把游戏,忽悠把状态调整好,终于还是把直播做完了。

到晚上十一点下播的时候,忽悠点开手机,老王终于有了一条回复。回复时间是八点多的时候,忽悠正在做直播,也就没注意。内容只有一句话,“等我。”

忽悠更生气了,回了一句,“你爱回不回。”

直到忽悠洗完澡的时候,门铃响了。鼻腔不屑地哼了一声,一副怨妇样,不情愿地开门打算质问这人。

结果一开门,老王就扑进来抱住了他。忽悠推开这人,发现推不动,正打算发脾气,转头看见这个把头埋在自己肩膀上的人,嘴角微肿。

不会是出去偷吃了吧?!被人亲成这样的?转头一想,不对啊,这分明...

分明是,被人扇了一巴掌。

忽悠简直又生气,又心疼,抱着这人以奇怪的姿势关上门以后,又把人拖到沙发上让他做好,拿出药箱准备给他处理伤口。

忽悠一转头。一转头不要紧,这一眼,就陷入了老王深邃的眼神中。那是自己从未见过的真情,仿佛在看什么最珍贵的东西,甚至嘴角还带了点微笑。所以忽悠很怀疑,很怀疑老王看的到底是不是他。

“你怎么回事啊?啊?一整天不回我信息,电话打给你也不接,你不是说回家吗?怎么搞的跟失踪人口一样?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啊?”忽悠一口气说完,拿着棉签一点一点的涂抹,生怕弄疼了对方。

老王抓住忽悠给他处理伤口的手,眼睛盯着他,一动不动。

“我,跟家里人,出柜了。”

这下轮到忽悠懵逼了,好一会都没有反应过来。张了张嘴,结果只说了一句,“啊?”

“我说,我出柜了。”
“啊?不是...不...我知道,我是说,你不是,直的吗?你怎么,你是,有喜欢的人了?”
“嗯,其实也不能说弯了,因为我喜欢的只是那个人,他刚好是男的而已。别的男人,我都没有感觉。这次回家,就是打算和家里人说清楚,免得日后更复杂。”

忽悠愣住了,随即而来的,是失落。

原来老王,有喜欢的人了啊。而且还是个男的,而且还不是自己...这么优秀的人在你面前,你看不到吗!

“嗯...那,你们,在一起了吗?”
“还没有。”
“那你就出柜?”
“因为我有自信,可以把人追到手里。而且我知道,他也是喜欢我的。”
“是...是吗....”

忽悠给老王上完药,收拾东西的时候,老王甚至可以看到忽悠头上的狗狗耳朵垂下来,尾巴也耷拉了。

噗。老王笑出声。

“你又笑什么?”忽悠有点难过,有点生气,他看了老王一眼,又把头低下去了。老王捧起忽悠的脸,把对方的眼镜摘下来,慢慢靠近,从额头,到眼睑,到脸颊,到嘴唇,一直亲下来,发出“啾”的声音。

“傻瓜,我喜欢的,就是你呀。”

“什...什么?”幸福来得太突然,忽悠头上的狗狗耳朵瞬间又竖起来,眼睛里都是失而复得的光芒。
“我喜不喜欢你,你不知道吗?不喜欢你还亲你?还对你那么好?还给你寄那么多东西?我可把我自己都寄过来了。”
“那...那谁知道呢!你大流氓!恶心心,讨厌厌!”

太可爱了。老王心想。

可爱得想和他过一辈子。

老王站起身,去冰箱里拿了一瓶可乐,拉开拉环,深吸一口气,喝了下去。

众所周知,刚打开的碳酸饮料,还是冰的,一大口喝下去的感觉绝对不好受。但是忽悠就眼睁睁地看着老王皱着眉头,把这瓶可乐,一口闷了,还打了一个嗝,把老王呛得脸都扭曲变形了。

卧槽,牛pia,还有这种操作的吗。

老王一步一步朝忽悠走过来,张开双臂,可怜巴巴地说,“现在我是可乐味的了。你要我吗?”

败了,真是败了。忽悠心想。

忽悠冲上去就是一个八爪鱼式的拥抱。

“要!”

老王满意地抱着忽悠,然后把对方的脸挪过来,嘴唇贴着嘴唇,伸出舌头描摹,探入忽悠的口腔里舔舐吸吮,给了他一个缠绵深入的吻。趁着忽悠失神,老王贴近他的耳边说,“从现在开始,我要把那些在游戏里对你说过的话,重新完整地做一遍。”

忽悠觉得,自己这是落入狼窟了( ´•̥̥̥ω•̥̥̥` )。

至于老王的妈妈让他毕业回家过年的时候把忽悠带回去...老王想,这事过几天说吧,免得再吓到忽悠了。

END

小番外:
忽悠:老王,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你啊?
老王:你应该自己照照镜子,你平时看我的眼神就像要把我吃了一样。亮亮的,特别可爱。(亲)
忽悠:(脸红)不这不是我

=============

我觉得我要被自己甜死了...甜的掉牙
老王好坏啊hhhhhhhh

这是第一次在lof发文 没想到这么多人看
谢谢大噶的喜欢!!!啾啾泥萌!!(*σ´∀`)σ
壮大忘忧集团~yeah~

【忘忧】可乐味的我你要吗(上)

#可乐味的我你要吗(上)
:我们是谁?
:忘忧女孩/男孩!
: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甜!甜!!甜!!!

*一个脑洞,一块甜饼
*就是tm想看他们谈恋爱!
*我爱忘忧!ooc是我滴

===========

忽悠是被饿醒的。
拿出手机,现在是中午11:26。
他爬起来梳洗,点了外卖,又在橱柜里翻出几块华夫饼吃,坐在沙发上开始了每天必做的刷微博。

前天晚上的歌会很成功,昨天围观比赛也围观的非常开心。和小老婆们一起愉快地度过了520,然而刷到朋友圈和空间里秀恩爱的一群人,内心总还是会有些空落落的。

一个人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的久了,本以为早就习惯了一个人。但是这种粉红色的氛围一旦包围他,就会让他想起自己其实有一颗不甘寂寞和孤独的心。

像他这种工作的,时不时就可能会过日夜颠倒的生活。吃着外卖,喝着可乐,在别人看来,是颓废不堪的。尤其是家里的长辈,很多并不认同他的这份工作。

但是忽悠觉得人这一辈子活着,就是贪一个开心,所以他做的很多事情都是顺心而为。他觉得自己有事业,想吃什么吃什么,还有一群宠自己上天的粉丝,尽管没有家人都陪伴,但是也是知足的。

所以他很少承认,他也想在回家的时候,闻到家里饭菜的香味,看着爱人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听着家里人哄闹的声音。人一旦脆弱,就很难再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忽悠不想,也不敢。

今天中午又是吃麻辣烫,超级辣的那种。忽悠拿出冻在冰箱里的可乐,一边吃一边喝,突然间觉得刚才那些多愁善感的想法一点都不适合自己,人生多美好,人要知足常乐。

微信叮咚一声传来了消息。
忽悠拿纸巾擦了擦嘴巴,还在不停地吸着气。看到发信息的人,嘴角扬起了自己都不知道的弧度。
“宝贝,在吗?”
“给你个惊喜。东西给你寄过来了,你一会到楼下来拿。”

忽悠一惊,这人又搞啥呢?又给自己寄什么东西了?

忽悠说“又”不是没有原因的。老王在国外总是见了很多国内没有的东西,好吃的好玩的,自从他们认识以后,老王知(tao)道(lu)了他的地址,就时不时给他寄点小东西,甚至还有老王外出游玩的时候拍的照片的明信片,其中还有他的自拍。明信片的背面,总会写上几句很有诗意的话,有时候是歌词,有时候是老王自己有感而发。

自恋的撩撩怪!忽悠心想。如果不是自己有意给出地址,他怎么会那么容易就知道自己住哪。老王似乎也是知道的,所以他对忽悠加倍的好,不仅是因为他是忽悠的粉丝,更是因为忽悠是真心实意地把自己当朋友。

“现在吗?”
“嗯,快递一会儿打电话给你。”
十分钟后,忽悠接到了电话。电话里的人声音怪怪的,不过他也没注意。

忽悠拿着钥匙,趿拉着拖鞋就下楼去了。出了单元门,忽悠就愣在了那里。因为阳光下的那个身影,分明就是远在太平洋对面的老王。

他觉得当时的心情很复杂。很久以后他想起这一天,只觉得心中充满暖意。除了感动,再无其他。

忽悠扑上去,抱住老王。

“惊喜吗?宝贝?”
老王在来之前想到各种见面时的场景,忽悠反应是意料之中的,但他唯独没有想到忽悠直接就抱住了他不撒手。

忽悠的惊喜溢于言表,“卧槽...你他娘...你怎么回来了!”忽然间他觉得眼睛有些湿润,仿佛有什么东西实现了。也许是因为之前老王对他的好,给予他的陪伴,忽悠感受到这么多年来有一个人真正在现实中把自己放在心坎上的那种欣喜。不是通过网线,而是真实的三次元。

还有更重要的,升华后的感情。

不是今天才认识到的,老王在自己心里有特殊的位置。从初遇,到拉他返场,到粉丝们在直播里刷他的时候他会不高兴,很怕他遭受到之前某位男嘉宾所经历的麻烦,替他担心,再到每次不高兴的时候向老王撒撒娇,抱怨两句,都成了他的习惯。

难过的时候是他,开心的时候也是他。

是不是弯的,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想你了。想着521你肯定又是一个人在家,就...过来陪陪你。”老王也抱住了忽悠,眼底是真真切切的温柔。

“那你学校怎么办?就为了我,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亏不亏啊你。”忽悠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简直感动到不行。

老王觉得他气呼呼的样子可爱极了,像只仓鼠。
“请假啦。不亏。宝贝在这儿,亏什么。”
“所以你就是那个快递?还换了个电话号码!还装出奇怪的声音!你幼不幼稚!”
“不幼稚。号码是国内的卡。”老王凑近忽悠的耳朵,低低地笑了一声,笑得忽悠浑身酥软,红色悄悄地爬上了耳根。
“宝贝,想我了没?叫老公。”
“哇狗贼!你又gay我!信不信我一刀999!”
“先上楼,回家再收拾你。”

忽悠本来想帮老王把行李箱搬上6楼,结果走到一半就走不动了,也不知道这人在行李箱里装了些什么东西,怪沉的。
“我的腰啊...”忽悠坐在楼梯上,气喘吁吁。
老王提着行李箱就上了楼,让忽悠在后面跟上。到了6楼,老王一口气都不喘,显得非常游刃有余。
“宝贝,腰还行?”他走过去,半搂着忽悠,揉了揉他的腰,姿势非常暧昧。两个人明明身高不差多少,忽悠却有种被他搂在怀里的感觉。

这时忽悠心血来潮,把老王的手一拨,一转,一拍,就把人壁咚在了门口。忽悠笑嘻嘻的把脸凑过去,俩人间隔不过2厘米。

小奶音萌萌地说:“腰行不行,你不知道吗。”

老王深吸了一口气,完了,这小妖精学坏了。“先进门,光天化日的,影响多不好。”
“明明是你先的...”忽悠嘟囔着开了门,一进门老王就闻到了满屋子垃圾食品的味道,不禁皱了皱眉。看到桌子上的麻辣烫还有可乐瓶,就更加不愉快了。

“你中午就吃这个?”老王的脸色有些不好。“我一直都这么吃的。”忽悠没有看到老王的脸色,自顾自去收拾客房。“你先坐,我去给你收拾房间。”

老王没说话,只是关上门,然后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出来,把麻辣烫丢在垃圾桶里,掏出手机叫了粥,还有几样小菜。等忽悠出来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午饭被丢在了垃圾桶里,开始哀嚎。“不——你死的好惨——老王我要杀了你这个狗贼!”
然后冲上去,抵住老王的肩膀开始摇晃。

等冷静下来之后,忽悠坐在沙发上,委屈巴巴地看着老王说:“我还没吃饱...”“我给你叫了粥,以后少吃这些了,嗯?听到没有?如果你不想变成秃头。”老王坐过来,揉了揉忽悠的头,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

就算和忽悠再怎么熟,他也应该说一声再丢掉的。

可他就是生气,没由来的生气。

看到忽悠不怎么懂得照顾自己的身体,他就是生气。甚至有个不实际的想法窜过脑海,他想要给这个人做饭,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一辈子。在他生病的时候哄他吃药,每天早上一睁眼就能看到他。

老王在心里苦笑了一下。

是,他喜欢忽悠。
喜欢很久了。

也许是从第一次打游戏开始,他看那人的直播,只是抱着侥幸的心理看看能不能匹配到,结果,真的遇上了。

他说,我在看你的直播,你可不可以不打我。
忽悠说,真的吗,好呀。

奶音比在视频里的还要可爱。老王的心一下子就被击沉了。但那时候他并不知道,他只是觉得,单纯的对这个人有好感,因为他是自己喜欢的主播。所以他说,他不弯,也不会弯。

命运命运,命是天注定的,而运是可以改变的。老王一直相信着这句话,他觉得一定是上辈子做了太多好事,才可以有这么好的运气遇见忽悠。

老王遇上忽悠,真的是天时,地利,人和。

有很多如果,如果当时网速差了零点几秒,如果当时双方不小心死了一个,如果老王没有发现他是忽悠...有无数个如果,然而这些都没有发生。

他们加了微信,发了红包,做了朋友,老王已经很满足了。但到后来的返场,送小电视,上舰长,在微信里的聊天,语音通话,甚至视频,过分的宠溺让他觉得自己很不对劲。但他不是那种过分钻牛角尖的人,他想,喜欢就喜欢上了吧,虽然心里不好受,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忽悠慢慢进入他的生活,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的过程中,他确实喜欢上了忽悠。

弯就弯了吧,无所谓了。

“总吃这些东西不好。我请了三天假,这三天给你做好吃的。想吃什么?”
忽某人不开心,并不想搭理他。
“红烧排骨?”
不理!
“糖醋里脊?”
...不理!
“可乐鸡翅?”
“你会做?”忽某人开口了,但是抱持着怀疑的态度。
老王笑了一下,“会。为了你,专门学的。”
忽悠看着那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不知道是回应那句“会做可乐鸡翅”,还是那句“为了你”。

老王既然决定露两手,那就要去商场买食材。两个人迅速解决掉午饭,就出门了。忽悠一直都不知道原来老王还会做饭,心想真是个贤惠的男人,能娶回家就好了。

“家里可乐还有吗?”
“还有。你怎么会这么多花样啊?”
老王想着今晚除了鸡翅,还得弄盘青菜吃,给这家伙补补维生素,于是一边推着推车往蔬菜区走,一边说,“前任和我都喜欢吃中国菜,但是正宗的菜馆太远了,晚上在家吃,自己做的话方便点。”

忽悠说,啊,那挺好的。真好。

其实我很羡慕。

也有点小嫉妒。

但他没说。

老王看着忽悠,突然苏笑。“你笑什么?”“以后想吃我做给你吃啊宝贝。下面也可以。”
“哇!你这个人讲话怎么污污的!”
“你不想吃吗?”
“想吃。给你舌吻哧溜哧溜~爱你么么哒!”

结账的路上经过冰柜,忽悠拿了两排益力多,还在附近拿了几袋膨化食品。老王把那些垃圾放回去,留下酸奶,另给他拿了两盒巧克力,结账回家。

回家之后才下午一点多,忽悠让老王先去睡一觉,自己把最近接的广告视频剪了,顺便睡一觉。这一觉忽悠睡到了四点半,醒来的时候闻到外面飘来了很香的味道。

忽悠揉着眼睛走出房门,睡不醒的声音软萌软萌的,老王简直想把他抱在怀里揉啊揉蹭啊蹭。
“好香啊...可以吃了吗?”
“还有一会,收汁了。再炒个青菜就好了。”
忽悠点了点头,在客厅迷迷糊糊地绕了一圈,又看着老王穿着家居服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的样子,傻乎乎地笑了起来。

这才是家吧。

想到不知道当了多少年留守儿童,没有吃到父母做的菜的自己,突然觉得好悲哀。

不过没关系,我现在有老王啦。忽悠心想。就让他在找下一个伴之前独占他吧。

吃饭的时候,忽悠疯狂开启啃鸡翅模式。
“老王...你太棒棒了!”
“舒服吗?”
“舒服!”
“舒服就行。”
“你又gay我...”
老王伸手抹掉忽悠嘴角的酱汁,忽悠脸悄悄红了,觉得自己就像言情剧的女主角一样不知所措。

不得不说,近距离看老王...确实长得帅。
不过忽悠怎么会承认呢,他自己才是帅破天际的那个人好嘛。

“被我迷倒了吗宝贝。”
“滚呐!”
老王夹了两根青菜给忽悠,本以为他会拒绝吃菜的,结果忽悠全部纳入肚囊中。

“你原来吃青菜啊。”
“吃啊。”
“那你平时表现出一副只吃垃圾食品的样子。”
“我想吃,没人给我做而已。菜馆的太油了,不好吃。腻味。”忽悠又继续扒拉了两口饭。
老王抿嘴,没再说话,只是多夹了些菜给他。

这大概是忽悠这么长时间以来吃的最开心的一顿饭了。吃完饭两人聊了会天,忽悠把碗洗了以后,就把今天剪的视频上传了。又和老王开了几把游戏,时间已经过了11点。

晚上睡觉的时候,忽悠目送着老王进了卧室,他也晃晃悠悠地进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回想了一下今天实在太多惊喜了,开心得让他在床上打了几个滚。但是喜欢的人就睡在隔壁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忽悠甚至在想要不要跑过去跟老王一起睡。

想了想,忽悠抱着枕头偷偷地开了老王房间的门。
“老王……你睡了吗?”
房间里漆黑,没有回应。
忽悠蹑手蹑脚地关上房门,跑到老王床边,偷偷地钻进了被窝里。他很庆幸这张床够大,老王睡的是另一边。

忽悠很紧张,紧张得心脏直突突。
明天老王要是问他怎么回事,他该怎么回答?
说自己怕黑?
不行不行,那么多年都过来了,这什么破理由。
说自己做噩梦了?或者说他就是想跟老王一起睡?
太gay了吧兄dei!
忽某人想了一堆,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享受当下,珍惜眼前。

脑子里胡思乱想了一些东西以后,慢慢地有了睡意。

老王其实没有睡着,他就是想看看忽悠想干什么。结果这小家伙什么都没干,除了一开始问的那句话,之后就直接躺在他床上睡着了。老王假装翻了个身,手臂环在了忽悠的身上,下巴抵住了忽悠的头,蹭了蹭他柔软的头发。

忽悠身上真好闻。洗发水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明天问问他吧。
嗯,虽然是男人的身体,骨架很宽,硬邦邦的,但是他就是抱着舒服,抱着喜欢。

没戴眼镜的忽悠五官的轮廓很柔和,借着透过窗帘的路灯,老王轻轻地,吻了一下忽悠的额头,然后心满意足地睡了。

殊不知忽某人睁开了双眼,一夜未眠。

=============
手机码字好痛苦...
本来想一篇完结,结果爆字数了
分上下篇吧😱
欢迎捉虫...